•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1940年12月5日,八路军野战政治部宣布了“百团大战”的战果。从歼敌数字来看,八路军独自发起的“百团大战”不亚于1939年蒋介石部署全国十个战区,七十一个师发起的对日冬季攻势的战果。蒋介石给朱德发去贺电说,贵部窥此良机,断然出击,予敌甚大打击,特电嘉奖。 中共在华北的新气象及上世纪三十年代流行于青年人们中时髦的左翼思想,使越来越多的城市知识青年来到延安。似乎只有到了延安才能找到生活的真正意义,高华在《革命的年代》一书中这样写道。 从根据地的干部学校,从各种报刊宣传品,传播着一种革命的新话语。大家说着同一种语言,有着大致相同的价值观。就像毛泽东说的,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着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在同一话语中,人们互相激励,互相温暖。但脱下时髦的西装、长裙,穿起边区流行的八路装还是需要一点勇气的。 陈学昭在《延安访问记》中描述。延安的街上没有高跟皮鞋,没有花花绿绿的绸衣服,女子同男子一样,穿深蓝布的军衣,有的还打起了绑腿。曾到延安访问的美国人海伦斯诺回忆,在共产党人之中,你很难区分谁男谁女,只是妇女的头发稍长一些。 但一些爱美的青年还是想办法来装扮自己,作家韦君宜这样回忆。军人常常自己打草鞋,女同志就多半自己做凉鞋,用不同颜色的布条编成彩色带子,钉在旧鞋底上,就变成各种式样新巧的凉鞋。 延安的物质生活虽很艰苦,但精神生活却十分多彩,当时延安有三十多支秧歌队,几乎每个机关都有自己的合唱团,每个周末都有晚会。陈学昭在《延安访问记》中描述:“逢到晚会,除非天下大雨或大雪之后,山路不好走,大礼堂总是挤满了人,从来不会有一个空座位。” 有段时间延安还兴起了跳交谊舞,在延安采访的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是倡导者之一,但却遭到了一些干部夫人们的抵制。史沫特莱回忆:“在延安的妇女中间,我赢得了败坏军风的恶名,人言可畏,群情侧目,以至有一回朱德邀我再教他跳一次舞时,我居然谢绝了他。他指责我怕事,说道,我同封建主义斗了半生,现在还不想罢休,我只好站起来,以民主的名义和他跳了一次。” 当时,小小的延安竟拥有几十个学校,延安的知识分子中,甚至有一种非常国际化的视野和世界观。这个远离欧洲的偏远小城里的青年,每天都热衷讨论欧洲的战事。吸取了西洋颂歌元素的音乐作品,也很受欢迎。学生们都在传唱《保卫黄河》、《延安颂》,《黄河大合唱》最受欢迎,那种磅礴的崇高感和对新文明的憧憬感,极大地鼓舞着延安的知识分子们。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1457343630495631&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把五保户送到福利院后死了 ,铜山区儿童福利院电话多少 sitemap